罗路only。
长期躺尸。
偶偶偶尔画画写文改图乱七八糟分享
贫弱贫弱贫弱!
有勇气只因为(?)
罗路这
















么好。

「蓝色的心」(原著向YY段子时间

有什么要注意?emmm我想想,形崩各种bug?=,=

luelueluelue


作为一只萌宠哦不,船医——乔巴最近很烦恼。缘由是在一场危险的战斗后,乔巴无意间发现,自家船长的心脏居然,是蓝色的!

一般人的心脏不都是那啥,红色的吗?就算是不一般的人,额......乔巴医生表示奇形怪状的生物他也接触不少,可大家的心脏都是红色的呀!即使脸长得再奇怪......你说谁怪物呢!

乔巴在医务室默默捣鼓医书很久还是不得其解,本来想去问问船上知识最渊博的考古学家罗宾的,乔巴觉得自己的脑袋肯定是抽了,这不有个医术高超的同盟船长在嘛!拍脑袋。罗宾再有学识医学上的......还是找回同是医学领域的人吧。

电话虫说找同盟船长有事很快就被瞬移过去了,真方便呐,坐在潜水艇船长室等待的船医乔巴再再次感慨。

红心船长忙完了推开房门走进来。

“所以,找我什么事?”

乔巴一下子端正了放松的姿态:“那,那个,有想不明白的问题,所以......”虽然吧,乔巴医生知道红心船长不是个坏家伙,但在面对红心船长的时候总觉得不如面对自己船上的船员或者红心船员那样放松。

红心船长不在意地旋身坐上自己的椅子比了个请说的手势。

“就是......跟路飞有关的......”乔巴莫名还在那种紧张的情绪中没走出来,因此把话说得吞吞吐吐,很为难是很为难的样子没错,看在了红心船长的眼里就成了另外一种意思。

红心船长拍桌而起,迅速走近衣帽架拿上外衣就要走。“草帽当家的生病了?这种事你怎么不早说,还过来一趟浪费时间。”

这都哪跟哪啊!

乔巴医生连连摆手。“路飞没生病!是我有问题!不对,是我在路飞身上发现了一个问题......啊不是,我不是说路飞生病了!”

乔巴医生说得那是一个语无伦次焦头烂额,也亏红心船长是懂了。

“明白了,你慢慢说,不着急。”语毕,红心船长放下外衣坐回自己的椅子上。

“我发现路飞的心脏异于常人,不是红色而是蓝色的!”这次乔巴医生是一鼓作气清晰地把话说完了。

红心船长怔了怔,接着是长久的沉默。

乔巴医生心里忐忑的很,心想连同盟船长那么厉害的医术都不知道吗?

实际是红心船长内心也在做着一番挣扎。最后,红心船长叹了一口气。

“那就告诉你吧,不过你要答应帮我保密,包括草帽当家的在内都不能说。”

乔巴疑惑地眨眨眼,但他想同盟船长应该是不会做出伤害他们船长的事情来的。乔巴偶尔想想,在对待路飞事情的态度上,红心船长搞不好比谁都要来得重视。

看到乔巴点头,红心船长才缓缓开口:“你还记得那一场战斗吗。”就在乔巴刚要开口问是哪一场时红心船长就自动作出了解释,“就是草帽当家的差点失去心脏的那一战。这种事......我是不想要再发生了。”

说到这里,两人都沉默了,乔巴是在后怕差点失去他们家船长的这件事,红心船长则......

“所以在那之后我就决定了。”

“决定什么?”乔巴问。

“决定草帽当家的再不会,永远不会,失去心脏——”

乔巴医生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红心船长的唇一字字吐露出来话语。

“你所以为看到的草帽当家身上的蓝色心脏,其实是我的能力之一,「ROOM」,这个名称你应该不陌生。不用担心,这件事不会伤害到任何人,除了......”

乔巴离开潜水艇回到sunny号时整个人都是呆滞的。

“乔巴?”考古学家如沐春风的温柔嗓音打破了乔巴满身的霜冻。

“呜哇——”乔巴朝罗宾扑过去。

“发生什么事了?”罗宾摸了摸乔巴的脑袋。

“我我我,可是我不能说啊!”乔巴抬起哭得泪汪汪的眼,委屈巴巴地看着考古学家。

罗宾瞟一眼乔巴来时的方向,那艘刺眼的黄色潜水艇。

“没关系的哦乔巴,不管你与红心船长都约定了些什么......”

乔巴哼出鼻音似的“嗯?”

“有其他人在场吗?”

乔巴摇头。

“你有签字盖印或任何形式之类的事?”

“没,没有......”鼻音浓浓外加哽咽。

罗宾微微笑起,“那就放心地说吧。”


fin-



罗大夫就是个坏家伙没错,庞克哈萨德最后医治孩子吓唬乔巴医生的那段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哼!

评论
热度(5)

© 在暗处的一只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