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路only。
长期躺尸。
偶偶偶尔画画写文改图乱七八糟分享
贫弱贫弱贫弱!
有勇气只因为(?)
罗路这
















么好。

《温差》(罗x路r18)

这是一个越写到一半越觉得画风怪的文...

完整☞微博


《温差》

长方体小盒上闪着莹莹绿光,端正的字体显示出二十二的字样。这个数字不能太低了,总要是崇尚低碳生活。


小盒子的正上方头顶,冷风正有条不紊的从一个更大的白色长方体中徐徐吐出,一会儿排向屋内上方,一会儿又吹落地面,对这份单调的工作一丝不苟的进行,丝毫不感到倦怠。多亏它们的辛勤劳作,屋里的环境才能维持舒适宜人。但是路飞记得,自己昨晚好像是并没有按下空调键的开关的,还是说——他太过于困倦了,以至于这些事情都给搞错了呢?


房间里左手边浴室隐隐约约传来缥缈水声,淅淅沥沥的声音不恼人,闻着像春雨细下,添人倦感。


但是好景不长,随着雨声停止,某种规律的脚步声渐渐来到床前。随着脚步声而至的,还有大片沐浴过后独有的新鲜又潮湿的水汽味道,瞬间鸠占鹊巢的占满整间卧室。


路飞似乎也稍有体会,即便他仍在睡梦当中,也不禁皱皱鼻头,下意识的轻嗅。淡淡的薄荷香,泥鳅似得滑进鼻间,带着淡淡的凉意,把人的思维都要撩拨得几分清醒。但这不足将他完全唤醒,翻了个身,路飞更用力的抱紧怀内被褥,将自己缩在里头。


“又睡过去了?刚才不是还跟我打过招呼。”房内传出一阵低沉苦笑。声音的主人只好选择去更靠近那赖在梦中不愿醒来的少年。不管是水的味道还是薄荷的香气开始有形似得将路飞团团围住。“别睡了,醒醒。”这么说完,声音的主人更是粗暴又直接的捏住了路飞的鼻子两孔。


这样总算将人一把抓似的从梦里揪醒。


半睁开眼的时候,看见的是一张模模糊糊带着隐忍笑意的脸。再一深思,就意识到了这房间里有第二者的存在这个事实。路飞惊魂般的从床上乍起,就撞去了对面那张模糊的脸去。


“啊...是特拉仔?”路飞虽然撞疼了额头,但是起码安下了心。


“不然你以为?”还能有谁吗?罗则揉着下巴。


“欢迎回家...我睡了...”囫囵打个招呼,路飞松了口气后打算重新入睡。


其实路飞不知道的是,这已经是他今夜说过的第二遍“欢迎回家”了。真不知该说他好笑好还是有够敷衍让人无端生气的好。罗扯了扯嘴边,终究没能扯出一个笑容,纷杂的思绪最后通通都化作了一声叹息与一句异常轻如鸿毛拂面,柔如水流淌膝的——


“我想你了。”


非常的。


房间里的小夜灯也受人心情影响似的,暖黄的灯色恰逢轻闪几下。


该不会要坏掉了吧。


这么想着罗移步过去,刚蹲下打算细看小夜灯就又恢复了常态。


算了——这些小事,明早再说。


这时候屋外太阳还未升起,屋子里头也都昏暗。罗闪身到窗边,将窗帘拨开了一道缝,朝外看了看。


该升起来的不升,不该升起来的却意外有精神——


这可怎么办好。


...


评论(2)
热度(49)

© 在暗处的一只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