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路only。
长期躺尸。
偶偶偶尔画画写文改图乱七八糟分享
贫弱贫弱贫弱!
有勇气只因为(?)
罗路这
















么好。

「也许不需要提起劲的对话√」#罗路

题目是个卵,但是对话流无误【论废人还能做什么

【轻松向】源自所有的“伪命题”→我的小宝贝(luffy)会邀请我上船吗→的无聊对话


罗(托着下巴漫不经心):那么说,要做吗?

路:噫?做什么?

罗:就是说...那个啊(开始烦躁)...

路(咀嚼食物而含糊不清的发音):哦,上chuang(船)啊。

罗:我对你的破吊床没兴趣。

路:干嘛嫌弃别人的chuang啊,你的又很厉害吗!?【举起鸡腿在某人面前摇晃】

罗:不厉害...也不是重点!就问你要怎么做了!怎样?打算要邀请我?还是不愿意?

路(含糊):愿意当然是愿意的...但现在不都已经是同盟了吗,还是特拉仔先开口的呢!想起来还有些小高兴呢!


(蜜汁沉默后)

罗:所以说是“假定”罢了,老老实实说出来就够了。

路:(小声)为什么要好奇这种没有意义的问题啊...

罗:Next question!邀请我背后的动机?或者含义?你有什么目的?骚年?随便说一个就好。

路:你很烦啊,不是你想让我邀请的?又要问是为啥?

罗(嘴角抽搐):给你鸡腿快说!

路(振奋+眼神闪亮):救命恩人啊!也?

罗:最后那个字是多余的,不如说整个都让我不爽...这么说来...该不会那个甚平?难道你...

路(嚼鸡腿):是啊,有什么问题?哦..不过甚平大叔他拒绝了我..欸,不是,延迟?总有一天会上我的chuang的!

罗:少把话说得这么恶心!【把鸡腿抢走】

路:欸欸欸——!!不要啊,我做错了什么!!?


罗:那么说我跟“那位”是没什么不一样了?【高举鸡腿】

路:【跳起来也都抢不到】什、么、谁、啊、甚、平、大、叔?啊哈?

罗(阴测测恶狠狠):反正我就是你“千千万万个救命恩人”的其中一个是吧?【从手里发出了几声黏糊糊(?)的脆响】

路:住手啊啊啊!我的鸡腿!!!

罗:那你倒是快说!

路(着急):这个,啊..那个...

罗(狠狠一瞪):再像一副什么都想不到脑袋空空的表情,这鸡腿就永远不可能活着(?)回到你手上...

路:我说!我说!大老爷手下留鸡腿啊....

罗:三..二..

路:哎——哟,就是..就是(迟疑)能力...很方便?之类的...

罗(僵硬):...喔呵呵...and?

路:我,我们,不应该在一起冒险嘛?

罗(精神一振):继续?

路:希望一直都能看见你啊,↘特↗拉↘仔?【卖乖意味浓(?)】

罗:咦?(心声:马萨卡...)


路(滔滔不绝):想要一直跟你在一起,去各种冒险、去不同的岛屿、吃各种好吃的!就像啊,跟乌索普乔巴娜美索隆山治...【掰起手指数数数】

罗(开始方):等,等等...

路(充耳不闻):罗宾布鲁克弗兰奇....【继续数】

罗(大叫):就说叫你等等了!

路(笑眯眯):【把草帽团的人全都数了一遍】大家都是,都是(强调)很好很好的伙伴噢~我希望每天每天,一直一直都能见到大家啦~

罗(低声碎念):草帽混蛋...【配合善意的眼神】

路:啊咧?我怎么听到有人在骂我?听错了吗...那个,鸡腿可以还我了吧?【无害笑容】

罗:还你妈个大头鬼啊!

路:你这个人!!不给鸡腿不能算!还骂人?!


对话的最后....的最后...咳,就以有名的最恶世代里两位“超新星”不堪入目且缘由可笑的扭打作为收场了。

乌索普(冷漠):我不认识这样的“Captian”,也不认识这样的“七武海”,更不承认这对白痴情侣的日常放闪(发傻)的作为..

乌索普“卒”,草帽海贼团阻击手兼(伪)副船长,享年十九,死亡原因“长舌”。


以上。斜~斜~观看๏[-ิ_•ิ]๏。

评论
热度(11)

© 在暗处的一只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