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路only。
生产力不足,长期躺尸。
如你所见,是个废渣。
so......

【吐槽】【绝对口胡向】822——后遗症(无法根治/乙烷)

黑化肥发灰会挥发

头脑发热

可能会引起不适


当初是你说分开,我说分开就分开,现在又要我等待,我说“等你麻痹——!”

好好的初登场一去就是经年我整个人都是沧桑的【六百多天能不沧桑吗!】你说赔我一个帅气的出场,我说好吧那就。结果什么鬼PH岛冰火两重天啊!任务多得要死啊根本就是聚少离多啊喂什么都没说上仅有的时间怎么还都用在吵架上了!还就眨眼完篇了?!?什么帅.气.出.场.啊别墅都不是我的!看我一刀劈了它!

然后你说那让TV组补给我个特别篇吧,这听起来似乎不错...WHAT————?结果又是闹.得.神马!哪个衰鬼出的馊主意??喂喂喂莫西莫西???请问你平时闲着无聊就会凸然跟你的脑婆玩起互刮脸游戏吗??还是狠狠狠狠滴。啊?我的心啊都在滴血啊,我的拳头都泣不成声晚上回家整晚不举了好吧啊?你赔偿我几个叽吧损失啊赔【摔】

你说不怕这不大本篇还有嘛,我说——请你跟那烂鸟凑合在一起去跪舔全国民的臀部去吧fuxk off!你说又怎么了有什么不满?啊啊啊——被虏【啊【呸—!】反被救这样的戏码请再也不要有了拜托了啊您那!还有比这更让【作为一个人】丢脸的吗!还真踏马有啊!!被扛着走爽到操蛋就不说了,全国民都看见知道了就差几个大字贴出来【请你欣赏现场的直播吧】你还想让我说些什么感想啊【怒摔!】真他小椅子..好,不说脏话,不说就不说,出门左拐南墙用力。

之后你让我断手臂我也忍了,尽了最大的努力去装所有的哔,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相信我支撑了世界上所有开房【ROOM】的能源需求。终于尘埃落定了,天真的我以为会有战后福利睡个大觉——收一堆小弟这么多人一个一个屁都得给你弄死个人去我说什么了啊我!反正人都不是跟着的收就收吧啊。之后借船跑路,藤壶那老东西看草帽当家的眼神怪怪的也不多说了【明明就只是个瞎老爷们凭什么】到了象岛吧,也甩掉了又缠又烦又颠得鸡冠头,还爱称——我呸!一点都不好笑。(播放:“特拉仔——”)哎————【....求别闹】

想着总算能呼吸点新鲜空气了,啊啊新的岛屿赐予我新的恋爱力量吧【单膝跪地】请让我——一万零一千一百次祈祷这次我....呢?呢??我话都还没完你就开发布了,好,好,好,hin好【热烈鼓掌】作↘甚↗么↘一个猴子年惠是山鸡的花光年啊!一只鸡你还要让他上天了去??再也不想要听你的疯话了!不要小看了单身13X2年的老处男之魂啊混蛋!

别——————你再次稳住了我,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保证,会有难以想象的盛大收获在未来等待着你。你神色凝重说完这句后再不语,我同样安静。得——你是作者我都听你的。

于是乎,综上所述,我又他么为了增添【据说可以】所谓的好感度(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请缨去了带武士这一路子跟...草帽当家的分.开.了。真不想这么说。

哈。

我,特拉法尔加·D·沃特尔·罗(这顺序其实我搞不清楚)谨此以誓,将铭记所有与草帽当家分散的日子,无法触碰爱人的每一分钟每一秒,无数次无数次让我品尝到这份噬心之痛的家伙们,总有一天你们会【拉灯】——


————《真失礼啊这个男人》小剧场

某罗【醉醺醺】:我到底都做错了什么啊【嚎哭】,只想与某人谈一场简单惬意的风花雪月,奈何总是牛郎织女般相聚一朝又待十年...

(不知何地飘来的粑粑语:恋爱不就是要酱的坎坷未知吗,少女漫看少了点啊兄台,我这都素为了你的将来着想——)

某罗:闭嘴!【大叫】

贝波:船长是不是坏掉了啊,在跟谁说话啊。

某佩:不不不,对象是“草帽小子”这一点本身就很不简单了【你重点呢?】

某夏:船长桑是不是有点太贪心了啊,人心不足蛇吞象啊,你知道外面的人都是怎么传的吗?说我们captain是什么世纪大BUG【下划线加粗】,横空出现一来就身份特殊紧接着光速上位,人气排位看看黑他的都能绕地球君好几十圈了比香飘飘奶茶还劲爆,我们上街采买的时候可是那个胆战心惊哟,就怕被人嫉妒砸砖头。

某佩:就是说,“D”的名头也有了,救命之恩该当以身相许的伏也布下了,大同盟都当上了,“婚照”都挨着环游世界几周了多幸福啊,闪得某只红毛都外焦里嫩了吧,活该,嘿嘿,谁让他当初在香波地群岛碍着我们船长好事了...

某夏:所以说船长桑该知足啦,这些好事情可不是谁都能遇上的...

某罗【依旧醉醺醺】:都说了给我闭嘴!能不能盛点志气了?我怎么就收了你们这些鼠目寸光的,知足是神马能次吗!草帽当家的才能次还很好次【喂】。说什么BUG啊吊炸天的大雕能缠腹部好几圈少恶心人了,伟大航路都过一大片了才让我登场,登就登了吧这才出现了几话啊就让雷利来赶跑我,之后都不知道我是怎么活过来的...

船员(众):【小声】知道,到处偷人心脏玩儿呗。

某罗:“D”啊的也不新鲜,黑胡子那货还有呢...救命之恩?哈哈哈,救过草帽帮过他的人恐怕比黄河里的水还要多吧,就连同盟都不是我专利了我...苦尽真的会有甘来吗,我的海生还有意义吗...无法相见就不如归去...

贝波:夭寿拉船长要下海拉!!【抱歉啊我只是只熊却在这里大吼大叫...

船员(众):【惊慌】不要啊船长!别做傻事啊!!


后来人们常问为何我的眼中时常噙着泪水,我说——请别爱上如风一般的男子【草帽当家的,别了,我的爱



大哭】不谈恋爱还算什么海贼啊嘤嘤嘤【喂

好了通篇都是我的过分妄想刺腹卸罪

评论(2)
热度(8)

© 在暗处的一只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