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路only。
长期躺尸。
偶偶偶尔画画写文改图乱七八糟分享
贫弱贫弱贫弱!
有勇气只因为(?)
罗路这
















么好。

【脑】

[一点huang脑]

 

路飞已经独自一人在澡堂呆了将近三小时之久了,这孩子到底怎么了,莫不是又被人灌输了什么奇怪的念头在试验,乌索普怒气冲冲地找到那个男人询问起来。

男人愣神许久才想起些什么似的弯腰狂笑,在乌索普简直以为这人也同样中了什么俗称撞邪的东西想要回厨房拿点大蒜生姜的提防一下,这人才直起腰打了个响指总算是回答了起来。

 

【大概是前段时间…嘛,[和谐]的某一次,什么时候确实是忘了…】

【说重点!】

【不就是被问到:有什么方法可以变得大一点…譬如像我这样…】

这人真是没救了,乌索普如是想。

【总之那个时候随便说了句热胀冷缩这样的话…】

 

那人还犹自沉浸在回忆中,乌索普已经感到非常不可思议地睁大了双眼,下一刻,马上接收到了去抬回泡晕在澡堂里的船长的信息。

果然是被人教唆的!这么说来的话…乌索普不禁也捏起了下巴,认真沉思:那个…真…的很大吗?(画外音:男人啊…)

 

【对了,带回来的那家伙醒了后让他过来一趟,其实还有许多方法的,像他自创的招式里不就…那个傻办法是我糊弄他的,让他别再做了…】

【滚粗!】

 

-

评论(5)
热度(12)

© 在暗处的一只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