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路only。
长期躺尸。
偶偶偶尔画画写文改图乱七八糟分享
贫弱贫弱贫弱!
有勇气只因为(?)
罗路这
















么好。

〖镜子啊,镜子〗

*cp罗路、架空文

*含身体以下***与身体以下***描写以及特殊场景***注意避*


标题:〖镜子啊,镜子〗

内容简说:某人生气了,欸欸,原因素什么尊不太重要,那么来干吧。


「朵拉?你怎么了在那儿一动不动的,难道说有客人遗留了物品?」

副店长的声音仿佛是从遥远的彼岸传来,来到耳边的时候让人有种听不真切的模糊,穿着白衬衫浅褐半身裙的女生身形晃了晃,眼看对方像要走过身来才猛然惊醒,慌忙摆手。


「没有!什么都没有!副店长您…您不用过来!拜托了…」居然还带上了祈求的意味。

那边柜台旁,头发梳理的整洁齐亮穿着职业装的女性,幼丝银框眼镜的镜片在白织灯下微微泛白,疑色稍瞬即逝,交待了声“好好工作,别走神”后便利落转身,招呼其他客人去了。


朵拉感觉绷紧的心口这才松缓了一些,只是心跳声依旧剧烈如初,脸上的凝重有增无减。


女生纤细的右臂连接的手掌正抵在一道白色的门上,透过敞开的门,可见门后一方空间,正对门口的巨大镜面上,是一张女性的面容。此刻那张脸庞上夹带着几分羞涩、讶异与慌张…各种杂乱的清晰犹如调色盘的颜料,都打翻在了这人的脸上。


朵拉盯着镜里的自己,不敢用力呼吸,闭了闭眼,终究还是,捂住了自己的嘴。

果然还是无法消化“这样”的事情吧?


如果她不是那么早早的来检查,不过这也不能怪她,循例要查看一下万一真有客人留下了什么物品…偏巧她的鼻子又是那么的灵敏…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非常浅淡的香水味,其实也差不多盖过了那“别样”的气味…


只是,只是——


这根本不应该啊!

她又把嘴捂紧了些,以免自己在不经意间叫出声来。


她是说…这里,为什么,不该会出现的,那种的…那种的味道啊。

以过来人的身份…咳咳,朵拉不自然的咳嗽了一声,接着迅速从右边裙子口袋里掏出一小瓶不知名喷雾剂,接着便闪进了隔间里开始疯狂的——喷雾扫射。


1分钟过去…


朵拉放下捏着鼻子的手朝四周轻嗅,终于放心的点了点头,顺便内心涌起无限感慨,她记得很清楚,方才到这隔间来的…


对,就是那个看起来十分阳光的少年,跟人对话的时候笑起来眉眼弯弯,十分好看。

而跟在他身边的那个…很高大,也是不俗,可惜不是她的菜。


啊。

是不是也早就轮不到她了吧。


「反正是啊…」朵拉边推门出去边叹气。


至于为什么会帮对方做出遮掩似的举动…

那大概就是…


被美丽笑容俘虏后的,微不足道的意外吧。


>>>>>>>>>>>>>>。<


偶尔也会有这样的日子。

难得的周休日却无法随心所欲。


一大早就被人电话短信各种轰炸到受不了弹起来,拿过手机迷迷糊糊按下了上面的绿色按钮接着便听到了像是游戏副本里,头目怪物才会有的吼声——


「奥兰多·波兰摩力?啊我昨天不是打败了吗,怎么又出现了啊。」

少年的声音实际上很含糊——因为是打着呵欠时说的嘛。


「还•不•快•给•我•起•来!用水冲冲你那混沌的脑袋,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吗!」


「哈啊…」


面对女性的怒吼少年的回应只是…又打起一个呵欠。接着,揉揉头上的鸟巢,带着能挤碎几个蛋的力度。歪斜着的脖子看起来无力支撑脑袋,黑色的眼珠子一帧帧的环视屋内。


「烤肉店的特惠日?不会吧,这个我记得前两周才有过哎…那么是Game4E最新章的发售日?这个也不太对吧…」

说着说着就是咚的一声,重物坠下的闷响。


「嗯呵呵呵呵…」

电话那端陡然传出诡异的笑声,仿如恶灵降世。


短暂沉默后只听一把靚丽的声音,以诡谲的低音开口道,「自助烤肉15%减免券十…」


话还没说完全,少年已经一个打挺从床上弹起,「是!!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只要给我烤肉券…」


「那就好…不…手…」信号似乎受到了什么干扰,那头的声音开始变得像是暗号密码一样的难以辨解。


「喂?你大声点娜美!我听不清楚啊,大声点,说啥了——」


很可惜少年的话没有通过无线电波传达出去,女性的声音在最后一句突然清晰的「记得准备好啊,不然烤肉券就别想了,我还有事,挂了」之后,就只剩下“嘟嘟嘟”的冷漠循环声。


「什么呀…」

少年放下电话用食指往耳里抠抠再朝地上弹了些什么出来。


「准备什么东西呢…」

下床的时候少年被矮凳绊了绊,险些就把牙磕在了昨晚没有来得及收好的游戏手柄上。


「呀呼~好险好险。」

不过也多亏了这意外状况,让少年瞄到一张静静躺在地面的红底烫金字卡纸。


准确来说其实是一张所谓的——邀请贴。


「诶?这东西有点眼熟啊…」少年弯腰拾起,打开了看——瞬间脑内原本灭掉的灯泡就重新亮了起来。


「萨波!」

少年拿着请帖光着脚就窜出房,第一时间就是扯嗓子喊人。


「萨波?」


「萨波啊!」


空旷的房子内少年的喊声从左至右,从右回左。最后所有归于沉寂。


「什么嘛,不在也跟我说一声啊…」少年喊的累了捂着早起后“归零”的肚子抱怨起来。


「哟西!还是先看看萨波准备了什么好东西给我吧。」


元气少年说着便奔去厨房方向,喂喂啊,洗漱呢洗漱!你要这么问的话…这人或许会这样回答—


“那种事情,不吃饱怎么会有力气干啊!”


似乎…有点儿道理。


总之,蒙奇•D•路飞总是平凡又不平淡的每日,便是从这样的一个早晨,拉开了序幕。


>。<<<<<<<<<<<<<<


镜头拉转到另一处关联的地点。


周休日是个好东西,是每个人都会去期待的一个“好东西”。

更不用说是在“久别重逢”的情况下。


这种时候无论干点什么,像是盯着本该纤尘不染的地面,数着一只两只的蚂蚁,一路追寻至敌方本营,再一举歼灭;又或是提取一下白瓷马桶里的自来水,哦,别误会,只是拿去自家的小工房里稍微做个实验,检验一下新买来的厕洁灵使用后效果…毕竟无良商家还是太多了不是,不得不防。


当然其实上面说的那些事儿,某个男人今天都没有去干。


要说为什么的话,大概就是…那个吧。

因为那么一点的,烦躁。


说这些之前,还是要先找到这个人。而要找这个人,嗯,我说的这个人就是特拉法…啥的你懂的,要找这人果然还是要在目击几率超高的——书房里啊。


科学椅上承载着男人的背影,侧面可见桌面的书本被人翻了快有大半,真是勤奋啊——要这么想可就错了。


因为我可以向你保证30分钟前,不…是45分钟前,这个男人眼前的书页就不曾有过一次的翻动。


天知道他在想什么。

或许左手边的手机还更能得到他的关爱。


尽是如此,在这么近的距离里这人却碰也不碰,只默默给予眼神施压,银色手机表示自己的寿命起码减少了五年,幸好下一刻终于是不负主人望,因为它要响起来电提示了!


来电铃声有些奇怪,实际上手机自身是困惑了许久,铃声不是一般时下流行的,更像是录下了某人歌唱的声音,重点是这少年音色虽可,却是太没有音乐细胞了吧…


「喂。」

手机还待发更多的牢骚,主人早已按耐不住早早按下了接听键。


「是没错。」

啊,男人的话太过简短以至于让人猜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唯一清晰可知的,便是下一瞬男人微翘的嘴角示以了此人此刻的心情。


「哦?」

又是一个字,还把尾音拉的老长声音放的极轻,甚至是有点轻佻的味道。


「可以,只不过…」

这次倒是多了些字,却没把话说全。


「那我去接你。」


通话结束。


说多几个字是会死嚯!完全不晓得发生啥事儿的手机仔就可怜兮兮的被人塞进不见天日的裤袋里。


脚步声起。


>>>>>>>>>>>>>>。<


「哈!」

路飞推开家门就看见外面倚在车边,闲的盯着路边花坛瞧的人。


「我在这里!」

接着是把对方当作瞎子一般的猛挥手,老远就精神十足的打着招呼。


“喀嚓”锁好了门,路飞把钥匙往裤袋里一丢,就是双手插衣服兜里,连蹦带跑的向罗奔去。在快要靠近人的时候,路飞把右手从一只口袋里伸出来,手指向前,看着像是想要拉住眼前的人一样。


「走吧,上车。」

罗迅速转身开了车门,殊不知身后少年因他这样的反应,而微微僵住了身体。


「怎么了吗?」路飞不由得问。


「什么怎么了?」罗转头定定看对方,少年少有蹙起的眉头让罗看的直叹气,「难道不是赶时间吗?」


……


路飞还是上了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外表看与平常无异,却有一种怎么也忽略不了的微妙。


「有什么头绪了吗?」罗先开了口。


太过沉寂的气氛有时候会压得人呼吸不顺…


「没有…」路飞的声音听起来平平无波。


「萨波呢?」


「不在,不知道上哪去了,忙着吧。」


「那可真是少见…」


男人因为惊诧反而笑出声。


路飞则是把视线转移到了窗外不停飞速掠去的景色。


“萨波”,路飞的二哥,便是两人此时讨论话题的对象。此人在对待弟弟的事情上有些偏执,某些时候可以用是…过于完美而显得不似人类该有的属性去形容。


——任何事情一旦太超过,就有些可怕了吧


那些暂不提,现在要说的是,如果路飞的运气够好,那么他此刻,或者更早些的时候就该想起来。昨天晚上,在他忙着大战“奥兰多·波兰摩力”这只游戏里的BOSS时,萨波交代过给他的话。


“东西我给你放这里了哦,你有空了打开来看,不过我想肯定是非常合适的啦,我弟弟穿什么都好看…听到了吗路飞?”


“啊啊!知道了啦,先不要说话!正是紧要关头!”

处于混乱状态中的人儿随口应道,实际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就连谨慎又心细的萨波给他的房门上边留下的便条也没有发现,更不用说是去检查什么留言信箱了。


>。<<<<<<<<<<<<<<


这里好像是会吞肉╮(╯▽╰)╭缩以就放这么多惹

完整版戳→http://www.weibo.com/2048773642/Db0dshv0D?from=page_1005052048773642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_rnd1451568992419


评论(2)
热度(31)

© 在暗处的一只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