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路only。
长期躺尸。
偶偶偶尔画画写文改图乱七八糟分享
贫弱贫弱贫弱!
有勇气只因为(?)
罗路这
















么好。

「在操场中心大声呼唤爱」(罗路)

#校园傻白甜轻松文咯#

#不甜不要钱咯#


特拉法尔加·罗活了28个年头都没有这么生气过,浑身血液都涌到了一处去挤的他脑袋发昏,额…他是说,活了26个年头至今…

归根结底都是身边这满不在乎的人的错!

“什么?”

旁边的小个子立刻转了脖子看着他,罗愣怔了一下才想着自己是发出了声来。

“我怎么了我?”

小个子咬着不放,平时也不见这样的。罗看过去,猝不及防撞上一双清澈的黑眸,男孩甚至歪着脑袋表现出非常的不解,几缕刘海从他光洁的额头垂下。

林荫小道旁的路灯一盏两盏的被点亮,昏黄的灯光让逐渐入夜袭来的凉风触感更加清晰。

罗偏了头去不看他,鼻腔里发出低哼声,“做了什么你自己不清楚吗”。

“今天一天都很充实,嗯,我每天都这样过的,你在说哪一件事拉?”

没有回答,一阵沉默。

路飞甩了甩手中的袋子,袋子里装着他刚使用过的宝贝篮球正随着作用力随意运动,路飞又哼了起来,神情再愉快不过,那是一种运动过后的十分舒坦与满足,尽管带上了疲惫。

两个人挨着一道儿走,速度不快不慢,林荫道的景色渐渐褪去,道旁蔽天的树木换成了长形的花坛,白日里鲜艳的花色在夜色下则有些暗淡,罗听到路飞突然叫了一声,他便转过头去看。

左手边商店街上商店里的橱窗玻璃上印着两道影子,一高一低,一大一小,连影子都这么般配。

就在罗如是想着时橱窗里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物体,他又仔细去看——竟是一张贴着玻璃盯着外面某个方向看以至于显得有些变形的脸。

罗的目光朝这人上下扫两眼看对方一身的制服便明白过来,好不知羞耻,工作时间竟公然划水盯着外面的人看,这水的还是他的人!

没等他想了对策忽觉一阵风过,身边的小个子一声飚高音调的“呀呼!”就闪身进了铺里,罗无奈只得随后跟上去。

小个子边进店内边大声叫道,“今天的特餐再要两份A和一份C,”然后又问罗,“特拉仔,你要什么?”

等罗也稳稳坐上沙发椅的时候,路飞就下单完毕了,快的不敢相信,一看就是熟客程度才能如此。

“就是晚餐时间了,你还要吃那么多甜品?”罗坐下后不急着点餐,而是挑眉问道。

“我饿死了拉,撑不到去吃晚餐的店了,先在这里吃点‘开胃菜’。”

果然是这么个说法。

罗犹豫了一下要不要接着刚才的话题,就有碍眼的人来碍事了,处处不得安生。

绿围裙、白衬衫、黑西裤和蝴蝶领结,是这间甜品店服务生的标准制服,对于相貌不差的人来说,穿了这一身的吸睛程度可不是盖的。

这不就有一个。

服务生挨着路飞站在罗和路飞这一桌的范围里,一手拿着下单的小本本一手拿笔笑容满面,让人如沐春风。

当然罗可不这么想。

“草帽路飞,怎么这么久没来?”

“现在不是来了嘛,唉别说了,才刚解放,前几天都跟在集中营似的!”

“集中营?”服务生笑笑,“你也会说难度这么高的词了?看来禁闭那些天是有好好用功呵,我…”一只男人的手臂忽然横在身前,服务生愣了愣。

罗自然是不客气的架手去拦,这人说话就说话,越挨越近是怎么回事,能容忍他这么套近乎已经是很仁慈了。本来么,就是素不相识的人,不过是经常来这里吃东西,遇见的次数有点多而已。

噢,忘了说明,刚才在橱窗把脸贴变形像痴汉一样偷窥他的人的,就是这家伙。

不知好歹。

罗啧了一声,眼神也越发锐利的往对方脸上扫。

服务生有些不自然的轻咳一声,“这…罗先生应该也是跟平常一样吧,我先去下单,先去下单…”说着有种落荒而逃的味道。

服务生逃也似的迈大步走到甜品店内的吧台后,把身体掩好了才偷眼去瞧,确认对方没再看过来后又松了口气,心有余悸的拍拍心口大呼可怕。

哪有人的眼神能这么可怖的,就跟吃人的狼似的,不,还是说像更凶猛残暴的豹子?长这么高给人感觉就已经够压迫的了,不就是跟草帽多说了两句话,聊一会天,每次都像冒着生命危险随时性命不保似的。

“一个人在这里嘀嘀咕咕个什么劲,你下班啦?不用干活啦?不是去下单了吗?”

服务生B的声音在他脑袋上方响起,吓的他一下子站起来,“哦,对对,三号桌要追加中杯拿铁…”

等他把咖啡放到银盘里再小心翼翼端过去的时候,却恰好瞧见惊人的一幕。

由于路飞进门就点了餐,东西来的自然是快,更快的是这人吃东西的速度,分明是甜腻浓厚的奶油蛋糕、点缀着巧克力的Muffin、微甜清透的迷你苹果派....满桌子琳琅的食物不消一会就剩下大半干净的白瓷碟,而罗,正伸出手用着一根手指轻轻擦去了对面人儿嘴边的碎屑,动作分明娴熟和暧昧,还有着一丝柔情蜜意的味道在里面。

服务生惊呆了,半天才合上口慢吞吞的挪过去。

“阁下的咖啡”,放下咖啡时他都能感觉到自己有一丝颤抖。

罗的动作极快,早就收了手此时便端过桌面热腾的咖啡非常慢速的轻吹几口再浅酌…

等他这一系列动作下来也起码有个半分钟过去了,只可是…

“怎么还不走?”

还想要赖在这里了不成?

话是询问语气却是有逐‘客’的味道,意识到了对方的不悦,服务生嗫嚅了一会终是结结巴巴道,“有…有一个问题…”

罗不出声,灰色的双眸只盯着手上的咖啡瞧,服务生只好继续下去,“那个…要是不想回答也没关系的,请…请问,阁下跟路飞,额,跟草帽路飞到底有何关系?”意识到自己叫的太过亲密,他赶紧改了口加上草帽两字,好歹是让对方的眼神缓和了一点,暗自吁了口气。

不简单,肯定不简单!

3分钟…不,5分钟…还是?

服务生觉得自己等一个答案简直是等的头皮发麻,拼命遏制自己想要看表的冲动,神色尴尬的一会看罗,一会又瞧瞧全然置身事外打着饱嗝喝着热可可看窗外风景的某人。

实际上也就过了那么两分钟,像是临着几个世纪的审判那么长。

他觉得问出了这样问题的自己简直就是个罪人。嗯。

“呵…”好不容易罗终于是放下手里的白瓷杯,也停止了手上把玩白瓷杯表面凸浮花纹的动作,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

“想要听真话呢,还是说现在就随便给你编织个能让人信服的谎来?”

罗自是说的理直气壮,感觉并无不妥,听在别人耳里却只觉得此人嚣张异常,说大话居然明目张胆到站在你的跟前说,听好了啊,我编个故事出来,但你可要相信…

服务生气的脸上的肌肉都抖了抖,“当然是要听真话了”,虽然即使对方口口声声说是真,也能是假就是了。

“这个么…”这回罗答的挺快,仿佛刚才不知哪个时候就想好了一些事,“明天大概就会有答案了”。

留下这么个玄乎又故作神秘的回答,罗叫过路飞,两人一前一后的去前台结账,接着就潇洒的…潇洒的走了!

简直是!气人!

事情当然不算完,或许也多了那么些个路人甲乙丙的刺激,罗也坚定了心中的某个想法。


★我☆素★分☆割★线☆


伟大大学,也是OP城市知名的一所高校。其以广收生徒「只要你有一技之长,不计其他甚至是金钱…总之,小子,来我校门下做我的儿子吧!」的标志语闻名。

此标语至今刻在校园门口白胡子校长的铜像下方。

唔,如此这般的标语不仅令人印象深刻难以忘怀,当然也是,是很奇怪的。

都这样说了,哪还会有人把自己儿子甚至是女儿送到这里来,送给人作儿子去了??

所以伟大大学里的学生不仅天赋异禀,都有着一技或者几技比一般人长,他们本人,甚至上至家长…都不是什么正常人。

除了这个要特别注意外,还有一大特点就是,此校,占地极广,打个比方就是有这————————么广,别的不说,单说喜爱运动爱的又是篮球一项的人,那能随意使用的篮球场就不下十个。

如果说没带通讯器材又或者是通讯失败而盲目的来找人应该是想死的感受吧。

譬如,现在的特拉法尔加?

对方不接电话,铁定是正在场上,而他的那些狗朋们关键时刻一个都派不上用场,但是你们以为这样他就会放弃了吗?

笑话!

特拉法尔加是何许人也,不说整个宇宙至少OP市里也是数一数二一般人都能叫得上名头的‘名医’,再说了,今儿个他可是来办大事的。

罗并不是第一次踏进这所大学,虽说是来的不多,但照着地图找路也十分简单。说实在的,电话找不到人,要在十多个篮球场里找人这件事——根本就不是难事。

要说为何自然就是同样身为‘名人’伟大大学里是个人基本都认识甚至是…爱慕的‘草帽路飞’正是特拉法尔加此次之行要寻的人,如此出众还怕找不到?

说到‘爱慕’这样的字眼时,高空烈阳下高挑身材的男人似乎咬紧了牙,隐约有种咯咯咯牙齿磨合的声音四下飘散。

事实上特拉法尔加也还真是这么倒霉,打好的算盘是往人潮多的场去,虽然不悦,但不得不承认人越多的场子,尖声喝彩异常欢腾热闹的地点,就必是那家伙的所在。

今个儿这个算盘竟是落空了。

遍寻过了每一个篮球场子,都不见人,凭空消失了一样。

罗不禁一阵诧异。

不对呀,那家伙昨天明明说过今日也要练球的…

原本没有打算问人,以免…以免更多不必要的注意,不过想想马上要做的事,好像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这么想完,罗耸耸肩突然觉得再无所谓,于是罗名医大手一挥打算做那些个很老套的‘招人,问人,寻人’。

罗名医不愧为罗名医,当然除了名气还有更惹眼的一些‘先天条件’,实际上在他进校门开始游走的时候就默默吸引了一堆视线,此时招手无异于是花引蜜蜂,不费吹灰之力就招来一片人,以待为他效劳。

“同学,请问可知蒙奇·D·路飞现下在哪里?”

“路飞?草帽路飞?就在操场那里哦,刚刚还见到他呢”。

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只是特拉法尔加才刚觉得事情顺利了一点嘴角向上扬了一点的角度,马上又僵住了。

午后三时合着不灭艳阳的暖风也不再温暖,罗问过了话,别过对方,脚下就步步生风的朝操场去,皮鞋踩在柏油路上咯噔咯噔作响。

“刚刚还在那边见到他呢,打篮球中场休息的时候被人叫了过去,看样子又是要被人表白了吧…”

一路上罗的脑海里就回荡着女生的话语和对方掩着嘴儿窃笑的模样。

“我们的草帽路飞呀,就是这么受欢迎呢”,最后还这样说。

罗知晓对方没有恶意,说的也是事实,故此冷静且镇定的谢过,然后离去。

他蓦地停了脚步,抬头眯着眼看了看日光,茶色镜片下的景色显得不那么的真实,头顶的烈日烘烤着大地,连带他身上都染上了热浪,只是烈日如火如荼又怎比得过攀爬绕满至他心中的火意。

男人直视太阳冷哼一声,复又抬脚迈开步子。

远远的就看见操场边缘绕了一圈的人,热闹是看的不要不要的。罗心里有气,也不再客气起来,一路拨开人群,好不容易才看到操场下方的‘事件主角’。路飞背对着他的方向,所以也看不清是个什么表情,倒是那个表白的人罗看的一清二楚。

长得…也就那么着,拿着白色的信封,想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恶的是另外一只手提着的布包是看着疑似食盒的样子,倒是很会攻心计嘛,罗的唇噙起一丝不屑,嘛,草帽路飞嗜吃也不是什么新鲜的趣闻就是了。

“啊…你这个…我..”

走的近了就听到少年支支吾吾的话,罗的心火不禁又烧高几度。犹犹豫豫的还想要答应不成?就算是为了吃的也不用…吃的…他特拉法尔加从来就没有缺了他这些!

可恶!

这边厢路飞还在为难又割舍不下…说的自然是那个用红白方格子布巾包着的巨大食盒,嗯,就算不打开以他的经验粗略估计起码也要有五六层左右,这可是那个传说中的烹饪社王子‘黑足山治’的亲手力作,说不吸引人那绝对是假话,想到这里路飞又咽了咽口水,身后就有什么罩了下来,独自己这一块的阳光都消失掉了。

“咦?”

路飞倒抬头仰望罗时微张嘴的表情有些可笑,罗紧绷的嘴角情不自禁的便换成了丝丝的笑意。

“在干什么?太阳那么大,就不怕中暑?”罗对着路飞说完,语气一变顿时气温都降了几度,“这位是?我没记错的话,校园内可是明文禁烟的,难道说不是学生?”

“是禁烟不错,我也是这所学校的学生不错,你又是哪位,闲事好像管太多了吧?”金发男生比想象中的有种,妥妥接了罗一记又回了一招。

罗把路飞拉到自己身边,不用开口也明确了立场,看来这闲事也并非是闲事的样子。

金发男生见此场景轻笑一声,也不啰嗦就道,“无所谓,吃的我就留下了,不着急,我也只是受人所托罢了,要算账可别找错了人”,说着就要把吃的和信封都递给路飞,路飞一听吃的可以留下就什么都不管的伸手去接,却被罗拉着手臂往他胸膛一带,瞬间扑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

罗听的清楚,身后人群分明起了阵阵抽气声与惊叹。

他当然知道那群不明真相围观群众是把这边的情况看得一清二楚。

他要的,也就是这个效果。

被带的力气没有很大,所以路飞也没有撞疼鼻子脸什么的,只是有些惊讶不解,就要抬头问个清楚下巴便被两根手指捏住轻轻一抬,一双嘴唇便压了下来,柔软的,带着对方的气息,容不得他抗拒。

他想说他也很饿,打球打到一半没吃上什么就被人叫了出来,所以如果….所以如果特拉仔也饿了的话就让他接了食盒之后两个人找个地方一起吃就好了嘛,能不能…能不能不要这么奇怪的吃他的舌头啊!

草帽路飞挣扎着,想要说出口的话到了嘴边反而变成唔唔啊啊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近处听的十分清楚的山治都不自在的侧过了脸去。

而这三人身处的操场后边围上的一圈人里,已经有人刺激过度几近晕厥了,当然还有少不得好这口的人们高声大呼,“如愿了,如愿了”这样。

好一会儿,特拉法尔加才从路飞口中退出舌头,意犹未尽的舔舔唇,“懂了?”话却是对着山治的方向。

“哈”,山治见完事了这才回过头,看着罗的眼神耐人寻味,“真是让我见识了一出好戏呵…”拍拍他的肩膀留下一句,“情书的事就算了,吃的既然做好了就当做是送你们的,不用客气”说着就摆了摆手走掉了。

“啊啊?欸欸?”路飞半天反应不过来,目瞪口呆两人说着他完全不懂的话,“算了,有吃的就好了”,挠头想了想最重要的东西还在,其他事情就随他去吧,这么说着却接收到了罗的眼刀子,“又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

“没有,是我不好才是”,罗这样说。

这下路飞更摸不着头脑了,瞪了一眼太阳又看了看手中的袋子,“下半场都开始了啦…算了,我们还是先吃饭,先吃饭”。

“不着急,在此之前…”罗说着整了整袖子又从裤子口袋里掏了个小玩意出来,路飞正要问那是什么就被对方单膝跪下的举动吓一大跳。

四周吸气声更是此起彼伏,不少人手中的手机更是举起良久,拍照摄影者尽有之。

“拖了这么久也是时候了…”再不公开觊觎的人只会更多更放肆不是吗。

“在说什么啊?”

“蒙奇·D·路飞,可愿接受我的心意,收下这枚订婚戒?不回答可就是愿意了,那我就帮你套上去了….”

“欸欸,什么跟什么呀,到底是在…”晃了晃神一手无名指就被套了个坚硬材质的圈圈,路飞还没低头仔细去看,眼前的人就站起身然后弯下腰一手拦过他的背一手从他腿弯下过,一下把他抱了起来。

“哇——小心,我的食盒!”

这种时候还只在意吃的,罗笑笑,只道,“走吧,不是说要找地方吃饭?”

“噢,好好好。”

……..


★我☆素★分☆割★线☆


让我们稍微倒一下带,回到前一日里,那件让特拉法尔加生气的连自己活了多久岁数都给说错的事件。

关于某人的绊倒亲吻事件。

特拉法尔加与蒙奇·D·路飞的恋情秘而不宣有一年多了,当然是有原因的。故此罗与路飞的会面地点基本都是约在校园外的地方,校内人多眼杂,况且大多都认得出路飞,所以…

这样的情况下的某一天,他比约定的时间提早了一些,只身一人溜达进校内,不为什么,就为探知一下路飞寻常在学校里的情况。这样的小动作时而有之,毕竟地下恋情可不是什么好事情,不能堂堂正正,不能名正言顺,不能…诸多的不能,总之这些不能就是让人,唉,恐怕难受的,永远仅有两人中的一个。

未到篮球场就听得震天的喧哗,不用去猜就知道有许多是属于他家那人的份儿的了,不过今天的这阵叫声竟然还带了奇怪的起哄,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加快脚步去到观众席高处俯下看到的画面竟是一女的半趴在路飞身上,红艳艳的嘴唇离路飞的脸竟然,竟然只余数寸距离,不留神看简直就是亲了上去的样子。

要说这不是没碰上么,却让他意识到了这等事情的严重性。

事后路飞解释,女孩表白时是被朋友嬉笑玩闹间推搡几下才撞倒了他。

呵,瞧,再让这小子‘单’下去他可受不了。

“我原本以为,我可以等…”等到他们或许同意的一天….

路飞把头靠在对方身上,舒适惬意的任罗抱着他明目张胆穿街走巷,听到声音他抬头,这个角度距离却只看到对方下巴上的一撮胡子,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什么?是说吃饭吗?我可等不了。”

闻言罗又叹气,“你以为我们是因为什么才一直…也罢”,罗紧了紧手中抱着的人,又低头吧唧了一口才道,“大不了拼个你死我活”。

只要能先把你牢牢箍到手里,就好。

暴风雨,明日再启程。


★我☆素★分☆割★线☆


要说这OP市近年来有什么值得人们作为茶余饭后谈资的,这里面一件就有伟大大学里的‘鸳鸳事件’了,当时可是轰动了整个伟大高校,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男男于校园操场苟合,咳咳,其实也就是打个啵儿宣誓主权,求个婚儿带个指环儿的事罢了,可怕的是这事儿后的第二日,传来了更惊人的消息。

从不惹是生非却深藏不露的红心诊所领头人收到了来自江湖的战帖,下战帖的不仅不止一方更是近些年都销声匿迹的元祖级帮派组织,让人闻风丧胆的‘红发帮’与‘龙潭’。

对于这样的战帖红心领头人竟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不单止不惊慌,神色平静自然,竟然还,竟然还,接了!

看来,这不久远的未来里,江湖上便又是好一番的血雨腥风,无法平静了。


-END-

( ͡° ͜ʖ ͡°)•ॢ感谢阅读本人中二末期之作,无以回报只有敬酒一杯


评论
热度(18)

© 在暗处的一只竹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