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路only。
长期躺尸。
偶偶偶尔画画写文改图乱七八糟分享
贫弱贫弱贫弱!
有勇气只因为(?)
罗路这
















么好。

【今天的斑点帽也苦恼不堪】

原著向-,-地点sunny号神秘房间?时间线PH岛后德雷斯罗萨前(其实也不太重要

短短短短小车。

更多详情请到微博啦,这里和谐...

传送门

【今天的斑点帽也苦恼不堪】

罗很喜欢掀过书页时的响声,与风过树林的沙声有异曲同工之妙。令人有一种实感,存在的实感,阅读终了满满一页文字的实感。有时他还会用手指捏起书页,轻微地摩挲纸张,感受纸张或粗糙或干燥的触感。书卷带来的气息令他放松,阅读除了增进知识更是令身心都得到了修整的过程。平静的...安定的...静下心的...


被人打断。


「特拉男」路飞晃了晃手中的毛绒帽子,显得爱不释手。因为手感实在是太舒服了。


罗的额角隐现青筋一条。


「特—拉—男—」路飞再喊。


罗的额角青筋加一。


「特拉男啊,你的帽子啊…」路飞完全没有一般良好社交礼仪的自觉,充分发挥着“爱折腾”的小精神。


「又怎么了,草帽当家的?」罗显然不太能欣赏对方的“个性”,单手扶额,半是无奈半是不耐烦的语气。「你说要看帽子,那我就给你。你总该给我安份点吧」。


三分钟前,草帽船长盯着罗船长的斑点帽子一动不动,开口说了“特拉男,你的帽子,好像很有趣哇。”许是在内心经过了诸多较量后秉持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罗船长一声不吭将头顶帽子拿下,丢到草帽船长手中,整个过程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路飞歪着脑袋眨眨眼,他并不了解自己的行为在给对方造成着怎样程度的困扰,于是,「特拉男的帽子毛绒绒的很暖和,我很喜欢」说着扬起了笑容看罗。


「嗯..」不知道为什么,罗的心情似乎好了那么一点,是因为帽子被称赞的缘故吗?


路飞弯腰凑近了一点沙发上躺着的人,抓住了对方的一片衣角。


「不单帽子,就连衣服也都是毛绒绒的呢,软软的真的好舒服!」


罗的衣服在路飞手指的蹂躏下瞬时产生许多皱褶痕迹。


关于罗船长的喜好这点,与他有过接触的草帽成员即使再粗心稍微观察也能发现的是——罗船长不管是携带的刀“鬼哭”上的一圈、帽子或更换过的衣服、船宠贝波...


约能综合推断出——


娜美:「毛控吗?」

索隆:「啊?(继续举哑铃)」

山治:「毛控吧。」

罗宾:「重度毛控。」

乔巴:「欸?」

布鲁克:「哟嚯嚯嚯,是毛控哦。」

乌索普:「原来是毛控。(哟西,已知七武海特拉法尔加弱点一)」

弗兰奇:「是super的毛控啊!」


现如今最后一位草帽团的成员也就是船长大人“路飞”为自己的这一发现感到雀跃不已,无所顾虑的结果行为是,此人正将自己的面部一点点,一点点地贴近某罗船长的胸膛,准确来说是胸口外端的毛绒衣服的面料上,并且使劲蹭了蹭。


「果然...很舒服呐」享受着脸部摩擦衣料的质感,路飞惬意地咪起了双眼。这个样子...这样子简直...


罗捏紧书页的手尽量不颤抖却有些发白。他闭上眼皮复睁开,拿不准主意是不管这状况还是考虑将上身衣服也贡献出去一如帽子那般的方式去解决问题。


特拉法尔加从不知道的是,同盟——竟是这样挑战人的极限的吗?


在还在摇摆不定的途中,上身衣服的布料都要被Monkey船长蹭得有些发热了起来。在这热度能引出更多的想法之前,罗迅速做出了决定。


「咦?啊,特拉男你热吗?」路飞不知所以然地捧着还带对方体温的毛绒深蓝色上衣。「嘛,随便了。」随遇而安的路飞船长抱紧怀中男人的上衣笑得欢快,一脸捡到五百万贝利的表情。


好景不长。


罗满以为事情本该到此结束,他能回到平静的书本世界中去。


「哇!——特拉男你!你身上的图案!」路飞的黑瞳中闪着金光,岂止眼看还一边手动,不抱衣服的另一只手顺理成章地摸上去「太酷了!哇啊——到底是怎么弄的?快告诉我!」


罗该道歉的是他不仅小看了这昏头昏脑的Monkey船长的好奇心,还一步一步顺应对方要求,自愿将自己带到了无尽的深渊中去——他从最开始,就不应该把那顶该死的斑点帽子摘下来。


一步错,步步错。


如果是在战场,他已经死无全尸了。


简直船长失格。


罗甩甩脑袋,这边他在认真地烦恼,那边没脑子的兴奋猴子还想要更加进一步的探究他身上或者说被衣服遮蔽的下半身是不是还有其它更酷炫的图案在隐藏。一股无名蒸腾自我的怒意腾得从罗心底冒起。


特拉法尔加船长的目光变得灰暗,只见他扯着嘴角勾出一抹笑容,「当家的,我觉得与其研究那种东西,不如我来告诉你一点更好玩的。」


「咦?还有比这些图案更好玩的?特拉男你不要跟我说其实你跟乔巴一样也会变身啊?」


「嘘——别说话了。」几根微凉的手指捏上路飞的下颚。


。。。


这里也是传送门


评论(5)
热度(39)

© 在暗处的一只竹 | Powered by LOFTER